<small id="jnwiv"></small>
<u id="jnwiv"></u>

  • <video id="jnwiv"><input id="jnwiv"><div id="jnwiv"></div></input></video><video id="jnwiv"><div id="jnwiv"><i id="jnwiv"></i></div></video>

  • <rt id="jnwiv"><option id="jnwiv"></option></rt>

  • <mark id="jnwiv"></mark>
    <rp id="jnwiv"></rp>
  • <sub id="jnwiv"><pre id="jnwiv"></pre></sub>
    新聞動態
    HEALTHY
    地  址:東莞市萬江區大蓮塘工業區5號廠區3樓
    電  話:0769-38931670
    Q   Q:3177794495
    郵  箱:
    dgxxps@sina.com
    東莞市農業龍頭企業
    東莞市誠信服務示范單位
    4新聞動態鑫鑫新聞
    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動態 ->  鑫鑫新聞 -> 熱烈祝賀鑫鑫農副產品配送公司榮登《南方都市報》

    熱烈祝賀鑫鑫農副產品配送公司榮登《南方都市報》


    分享:
    0

    穿越黑夜送菜人

    湖北天門人在農副產品配送行業從零做起,老鄉之間守望相助在新興行業闖出新天

    摘要:凌晨1時許,萬籟俱寂,只有路上汽車偶爾呼嘯而過的聲音,天空下起了微雨,2月的天氣還是會讓人冷不丁地打個寒顫。

    (南方都市報  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網)

        工人們開始為各種蔬菜加工,分類,準備送往預定的機關食堂。

        已經分裝好的果菜肉類,等待配送工人裝貨上車,送到客戶手里。

        凌晨3點許,穿著統一工作服的配送員正對果菜魚肉進行接收、分揀、整理除雜。

        郭滿堂

        劉小良

        湖北天門送菜人

        群體檔案

        分布區域:東莞萬江

        籍貫:湖北天門

        人數:天門老鄉近百人

        從事行業:食堂農副產品專業配送

        簡史:1995年,湖北天門人在深圳開了農副產品配送先河,2000年來到東莞開拓市場。從一開始客戶不理睬、不接受,到如今的發展壯大、客戶主動找上門,東莞的專業送菜公司漸受歡迎。這是東莞經歷了禁摩、食品安全事故后,慢慢對定點采購保障食品安全的重視。而天門人對配菜行業的堅持,得到了回報。該公司成為了天門人的家族企業,并于2007年起陸續成為東莞市各級政府、醫院、學校和知名企業食堂農副產品定點采購單位。

        凌晨1時許,萬籟俱寂,只有路上汽車偶爾呼嘯而過的聲音,天空下起了微雨,2月的天氣還是會讓人冷不丁地打個寒顫。但此時走進位于萬江大蓮塘綜合市場旁的一個農副產品配送服務公司又是另一番場景。這里是一個大型的全封閉場地,場地四周是凍品倉庫、水果保鮮庫、調料倉庫、大米倉庫、食用油倉庫、禽蛋倉庫、南北干貨倉庫等,中間是一塊巨大的空地,地面由光滑的水磨石鋪就,100多人正對果菜魚肉進行接收、分揀、整理除雜,如市場般熱火朝天,卻有條不紊。

        他們是配送員,也有人稱他們為送菜員,他們對自己的工作概括為“加工服務”,即對蔬菜、肉類、魚類、家禽類、豆制品、凍品、糧油、調料等食堂農副產品一站式配送。由于要保證各合作客戶食堂新鮮食物的供應,配送員的生活都是日夜顛倒。人們進入夢鄉之時,才是他們一天工作的開始。

        配菜生活日夜顛倒

        “以前都是天門老鄉,如今越來越少了。”劉小良唏噓道。

        凌晨3點半,記者到來時,蔬菜的分揀已接近尾聲,穿著統一工作服的配送員有的在給荷蘭豆剝絲,有的在給青筍、馬鈴薯等削皮,有的則根據客戶的要求,將洗凈的圣女果分裝成每人一份裝的一小包。場地的一角則放著一堆挑出來的黃葉老葉,正待清理。下一步就是干貨和肉類等的分揀。

        劉小良今年48歲,2006年來到東莞,從事配送員已長達六年,早已習慣枯燥的晚間工作。每天工作八小時左右,管吃住,能給讀大學的女兒掙點生活費,更重要的是,公司是老鄉開的,能相互照應,也會更賣力一點。

        放眼望去,配送員基本是早已成家的中年男子,公司共200多人,其中有好幾十個天門人。“以前都是天門老鄉,如今越來越少了。”劉小良唏噓道。

        新興行業艱難起步

        “東莞當時還沒有配菜公司,這個城市加工型企業多,人口多,市場就大。”

        從不足十平米的門面到如今4800多㎡的大廠房,從虧損了一年多到如今成為同行業的領頭羊,在這十多年里,劉小良所在的農副產品配送公司經歷了艱辛起步和朝陽般的新興。

        今年55歲的高四林是第一批來到東莞開拓集體食堂農副產品專業配送事業的天門人,現在是鑫鑫農副產品配送服務有限公司的總經理。高四林身材健碩,還保留著濃濃的家鄉口音,話語不多,喜歡在思考時一根接一根地抽煙。此前,高四林跟許多天門人一樣,在家里種種田、做些小買賣。1996年,高四林離開家鄉,給他在深圳開送菜公司的侄子打工。而高四林侄子的送菜公司,如今已成為省里的農業龍頭企業。

        “東莞當時還沒有配菜公司,這個城市加工型企業多,人口多,市場就大。”5年后(2000年),已對配菜行業十分熟悉的高四林放下優厚的待遇,只身到東莞創業,他的創業成本是3萬元。

        四五個天門人撐起一間店

        “樓下是辦公和配菜場地,閣樓上做飯睡覺,四五個天門人,就這樣開起來了。”

        高四林在莞城珊瑚路(細村市場旁)租下一間不足十平米的店鋪,算不上公司,叫興興農副產品經營部。“樓下是辦公和配菜場地,閣樓上做飯睡覺,四五個天門人,就這樣開起來了。”皮膚黝黑的高四林憶起最初時笑著感慨道“起步時很艱難。”

        高四林還記得,當時給員工開的月工資是300多元,也不愁招不到人,很快在附近找了幾個天門老鄉,每人一部三輪車,把所有采購、分揀、整理除雜、送菜等業務都包攬起來。

        但是,當時農副產品配送并不受青睞,堅持了幾個月,只有南城某小工廠一個客戶。興興農副產品經營部一直虧到了第二年的秋天。

        高四林沒有放棄,晚上蹬三輪車采購、送菜,白天騎著自行車跑業務,每天只睡三四個小時。“那時候,各個單位的飯堂都有自己的采購人員,他們認為外包給配送公司來做沒必要,他們習慣看菜買菜,討價還價,騎著摩托車完成每天的農副產品采購。”

        打過退堂鼓為老鄉留下來

        (郭滿堂)做了三個月后想借著春節放假回家算了。“但那時身邊聽到的都是家鄉話,只有七八個人,出于某種情感,打算觀望一下。”

        記者看到,如今的配菜場地采取全封閉式,有10多個攝像頭進行全方位監控。場內分成A B C D等區域,配送員也被劃分成13個小組,每個小組負責分揀整理事先規定的品類,為了保障食品安全和質量,他們每天都要嚴把三關:采購、理化實驗關、分組配菜檢查關,以及具體到各個客戶當天訂單需求的品種、數量、質量品管關。

        這與過去的工作環境是天差地別的。天門人郭滿堂和劉小良都對最初的送菜經歷印象深刻。“因為沒有場地,我們在店門口處的街道上配菜,人來人往的,下雨就感冒,送菜用的是三輪車。”劉小良介紹。

        “一開始我也打過退堂鼓。”2004年,郭滿堂第一次來到東莞,“下車時,以為公司會派車接,誰知打電話過去,介紹我來的天門老鄉告訴我路線讓我走過去。”他吃吃地笑道,當時送菜真的叫風雨無阻,騎一兩個小時的三輪車在市區到處送,做了三個月后想借著春節放假回家算了。“但那時身邊聽到的都是家鄉話,只有七八個人,出于某種情感,打算觀望一下。”

        為何虧了一年多仍要堅持?高四林的理由簡單有力:“這行業我是看準了,虧本了也要做,就看難關怎么渡過。”那年,他從家鄉借了10萬。

        幾年后,公司業務開始有了起色,年營業額從二三十萬到過億。最后,珊瑚路已容不下他們,公司在2008年4月搬到了配送作業場地空間較大的萬江泰新路大蓮塘綜合市場旁。

        家鄉青年才俊成為公司主力

        天門人程青松原在國營湖北五三農場做行政管理,遇上企業“消腫”后,抱著出來試試的心態,加入到該公司的高層管理行列。

        如今,一批有學歷、有豐富管理經驗的年輕人成為該公司的高層管理人員,他們同樣是各種機緣之下進入了配菜行業。呂能俊原是湖北京山一家公立學校的優秀青年教師,當鐵飯碗被打破后,只身南下深圳闖蕩,先后做過快速消費品、保險、媒介廣告業務,進過百貨超市做過導購員、當過家電賣場中高層管理干部,2004年才來到東莞,如今,他已在這里找到他專注發展的方向。天門人程青松原在國營湖北五三農場做行政管理,遇上企業“消腫”后,抱著出來試試的心態,于1998年來到廣東,輾轉幾個城市最后通過網上應聘來到東莞,加入到該公司的高層管理行列。

        “我認為有兩個原因促成了食堂農副產品配送行業的發展壯大,一是東莞禁摩,客戶的采購交通工具不便了,二是農藥殘留、亞硝酸鹽、染色饅頭、三聚氰銨、瘦肉精、濫用添加劑、美容豬蹄、毒豆芽、毒臘腸、硼砂毒腸粉、地溝油、墨汁石蠟紅薯粉、香精包子、醋精勾兌等食品安全事故的發生。”呂能俊分析道,公司的快速發展主要集中在近幾年,更多客戶愿意將風險轉嫁,以外包定點采購方式選擇專業配菜公司來配送。

        近幾年,各單位對送菜公司的態度逐漸從冷轉熱。呂能俊說,最好的例子是有一家他們跟進了好幾年的機關單位,一直沿用單位內部專人采購的辦法,分管領導態度堅決,無數次的拜訪都被婉言謝絕,然而,最近卻主動電話過來要求洽談,參觀完公司后當場簽訂合同。

        “我們這行入門門檻低,沒什么技術含量,講求的是誠信,這個行業跟做藥一樣做的是良心。”呂能俊表示,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每年都看到送菜公司成立一批,倒下一批,如今據他們了解,東莞像他們公司一樣成規模的送菜公司只有兩三家。

        缺工困境老鄉拉老鄉

        家鄉越來越少人肯出來了,在東莞的老鄉更需相互關照。比如,公司物流配送需要70多臺大小不一的貨車,除了公司的車,大部分車向老鄉租用。

        然而,公司業務展壯大了,卻出現了人員緊缺的問題。“以前,天門人占八成,如今一半都不到。外面這條街一路走下去,凡是工廠的門口都貼著招聘啟事。”呂能俊告訴記者,招工難的問題同樣困擾著他們公司。

        企劃部經理戴先生認為,年輕人喜歡娛樂,來到這里一看,滿眼都是老同志,平均年齡44 .5歲。不要說找不到對象,日夜顛倒的生活就把他們嚇跑了。

        再找些天門老鄉過來幫忙?事實上,一邊是人員緊缺,一邊是家鄉與東莞的勞動報酬差距逐漸縮小。“老家現在到處建房子,幾乎家家都是幾層的小洋樓,在老家農閑時打臨工最低一天也有100元工資,還能照顧家人。”天門人郭滿堂說。

        家鄉越來越少人肯出來了,在東莞的老鄉更需相互關照。比如,公司物流配送需要70多臺大小不一的貨車,除了自己公司的車,大部分是向老鄉租用的車,這樣老鄉們白天能干自己的活,晚上也能幫忙拉拉菜,圖個穩定收入。

        仍然做著配送員的天門人,每天最閑適的時光便是早上送完菜,11:00吃完午飯后的兩三個小時,他們喜歡到附近公園走走,約上三兩朋友喝幾杯小酒,有需要的話,幫老鄉搬一下宿舍、生活上照應照應,下午一點左右便開始一天的睡眠。由于工作的原因,他們與老鄉的聯系也不大密切。

        對話

        “不想讓下一代送菜”

        42歲的郭滿堂和48歲的劉小良都是較早一批從事配菜行業工作的天門人,共同熬過最艱辛的起步期,他們也看到了這個行業的前景。但是,他們是不愿意自己的子女從事這類生物鐘日夜顛倒的體力活的。而這,正是這個行業不得不面對的困境。

        南都:你們原先是從事什么工作的?當時是怎么進入配菜行業的?

        劉小良:我原先在老家種些黃豆棉花,五畝地,一年純收入大概五六千,一家四口的生活沒問題的,但1993年妻子去世了,兩個小孩也到外面上學,1996年,經親戚介紹,我便出來工作。

        郭滿堂:我們那里屬于江漢平原,人們種植棉花、黃豆為主。我出生時家里有11口人,是七兄弟中最小的,于是家人里取名滿堂,兒孫滿堂的意思。我讀完高二就出來工作了,在村的企業打工五六年,1992-1998年,借著三峽工程開工的契機,我出來做生意,做過煙酒副食品批發,還承包了四棟房子開餐館,生意很好。但工程結束后,就慢慢不好做了。1998年后,到新疆工作過一年。2002年,經姐夫介紹到深圳的配菜公司工作,后來聽在東莞的老鄉說一送菜公司很多同鄉人,恰逢招工,便來到了東莞;那年30歲,已經有兩個小孩,也不想再闖下去了,配菜行業也比較穩定。

        南都:這個行業日夜顛倒,相對較為枯燥,你們怎么看待?

        郭滿堂:我在做深圳做保安的那段時間里,反而有點懷念送菜的生活,我們的工作就是把服務做好,完成也能到外面走動一下。我覺得這行是有發展前景,每年都有進步,客戶遞增。

        劉小良:雖然每天要一點多起床,但這里有老鄉,管吃住,我平時不抽煙不喝酒,也能給在深圳讀大學的女兒一點生活補貼,習慣了,就不覺得累。

        南都:你們都說這個行業的前景不錯,但現在的從事者大多是中老年人,你們有沒有想過讓子女也從事配菜工作?

        劉小良:肯定不想讓他們做。女兒在上大學,兒子畢業后從事水電安裝,也有4千多工資,他們看過我工作,我想他們應該干點有技術含量的活。

        郭滿堂:我不想讓家人在同一個地方工作,我兩個孩子都在東莞不同的鎮工作,說真的,老家現在到處建房子,沒有哪家不是幾層樓了,最低一天也有100元工資,還能照顧家人。

        原鄉·他鄉

        雖然每天要一點多起床,但這里有老鄉,管吃住,我平時不抽煙不喝酒,也能給在深圳讀大學的女兒一點生活補貼,習慣了,就不覺得累。

        ———劉小良,從事配菜工作的天門人

        家鄉與東莞的勞動報酬差距逐漸縮小。老家現在到處建房子,幾乎家家都是幾層的小洋樓,在老家農閑時打臨工最低一天也有100元工資,還能照顧家人。(南方都市報  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網)

        ———郭滿堂,從事配菜工作的天門人(南方都市報  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網)

        特寫

        “我們不是搬運工,只差煮熟這一步”

        配送員的一天,是從凌晨開始算的。他們如安保人員、屠宰場工人(保證新鮮豬肉在天亮前運到市場)、熱線值班員(24小時服務)一樣,犧牲正常的作息時間,從事著日夜顛倒的工作。如今,僅僅是每天準時給各大單位、學校食堂配送新鮮農副產品是不夠的,還要按照客戶要求做好諸如青筍去皮、魚類去鱗開肚洗凈、骨頭斬成小塊等細致服務,如今的配送員內部對公司倡導的精細服務有個說法是“只差幫客戶將菜炒熟這一步”,看看48歲的劉小良一天的工作,就能明白。

        凌晨1:30,開工

        “剛開始不習慣,起不來”

        1時許,劉小良穿著整潔的工作服準點踏進公司大門,指紋打卡上班。現場并沒有客套的招呼,100多名配送員事先劃分成13個小組,每個小組負責某些品類的分揀。各人開始進入所屬小組的作業區域,按照既定程序整理黃葉、老葉、爛葉,分揀肉菜,把各客戶訂單所需要的蔬菜稱好,按照蔬菜的特性等裝入專用菜筐,并按線路牌歸位。

        劉小良屬于蔬菜組。“剛開始根本不習慣,該到起床上班時間了起不來,是一天天地數著過來,5、8、10天,腦子是昏的,也會遲到,下午該睡的時候睡不著,很想過一個正常的生活。”劉小良笑道,大概堅持了幾個月后,才慢慢習慣。

        4:00,核對訂單

        “萬一少了,要馬上設法補足”(南方都市報  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網)

        4:00-4:30是早餐時間,早餐后,各個配送員做好自己負責配送的客戶訂單貨品核對,檢查“食品有沒有不新鮮”、“魚有沒有充氧、是不是活的”、“數量是不是足稱”、“品種是否齊全”等,如果客戶訂單要求某些瓜果要在配送前削好皮,雞、鴨、鵝、骨頭砍好,鮮肉類、豬手、豬腳用火槍燒好毛,也要留心做好。

        劉小良手中拿著客戶的原始訂單,每個種類出貨多少,都要做好登記與核對。劉小良負責的客戶要求把瓜類(青瓜、涼瓜、冬瓜等)、土豆、粉葛、淮山等去皮,而雞、鴨、鵝、大骨、排骨等要砍要斬。

        4時許,一車鮮肉進場,現場再有專人進行驗收以及檢查是否足稱、肉體檢驗章與檢驗報告是否一致、齊全。“拿回來后還要復稱,一方面檢查采購品種是否齊全,一方面看客戶要求的量有沒有少。萬一少了,就要馬上想辦法補足。”工作人員告訴記者。

        核對完農副產品的種類、數量、質量,到訂單中心領取當天的電腦送貨清單和食品檢驗報告就陸續開始裝貨上車。5:30左右,劉小良便能隨車出發送菜了。

        6:30前,送貨

        “起碼能算個二廚”

        劉小良負責的客戶有早餐所需的原材料,因此,他負責保證每天早上6:20左右送到。到客戶食堂后,跟客戶溝通還有沒有現場要做的服務,比如活魚是否要在現場殺好,排骨要現場斬成小塊,萬一客戶漏了一兩個青菜忘記下單,比如少了2斤蔥,就得馬上去補。

        所有的客戶要求的服務妥善完成后,便是驗收、簽字等一系列流程。通常一位配菜員按個人能力大小、距離遠近、服務的粗細化程度等,負責服務1-2個客戶。

        如果客戶食堂只供應午餐和晚餐,則只需要在早上8:00前送到。劉小良完成所有工作時,大概8點,10點坐公汽回到單位,趕上單位提供的“午餐”。“只差做熟、替客戶領工資這一步,”劉小良笑道,如今的配送員不僅僅是個簡單的送菜的搬運工了,起碼也能稱得上是個“二廚”。

        統籌:南都記者李平

        采寫:南都記者邱韻菁

        攝影:南都記者陳奕啟 邱韻菁

    (南方都市報  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網)
    致力于各種食材的配送、全國統一熱線:400-931-5558
    鑫鑫官方APP
    北京pk10在线2期计划